黎鸠

[周莫]你吃桃子吗

周泽楷x莫凡

吃桃子啦啦啦

写作文突然想到的梗,结尾有点仓促

这是一个类似于小山沟的地方,有树有田有人家。

小时候莫凡和周泽楷就住在这里,和他们的父母一起。

他们是表亲关系,住在一个大大的院子里,院子人也很多,都有明确的分工整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挺快活的,就有点像一些隐居避世的古人。渴了有水井有小溪小河什么的,饿了就吃自己种的粮食或者跑到小树林儿里摘点儿果子打点儿猎,去水里捕鱼儿吃。

大院儿里的阿姨们每次见到周泽楷就会调侃几句夸几句。

“小周啊,小时候就长得这么俊俏,长大指不定得有多少女孩追。”

“哈哈哈就是就是。”

这种时候周泽楷总是脸微红,很腼腆地走开了。

莫凡和他很像但差别又很大。虽然两人都属于话少类型,但是周泽楷可以用自己的表情去表达传递自己的想法,而莫凡……抱歉此用户并未开启这项技能。

周泽楷比莫凡要大上个一两岁,莫凡应该喊他哥哥,可是他是拒绝的。

唔,想想莫凡喊周泽楷哥哥的场面都让人欲罢无能。

院子最里面有一棵大桃树,印象中是非常的高,每当到了一定的时候,树上总会结着又大又红的桃子,可好吃了。

院子里的人不让小孩爬树玩,但莫凡可是个坐不住的主儿,每当桃子结满的时候,他就跟周泽楷一起。莫凡负责爬,周泽楷负责在底下看。

小小的莫凡顺着树干踩着树枝蹭地就上去了,爬在树枝上摘着离自己比较近的桃子,然后扔下去一个给周泽楷吃,他自己坐在树枝上看着远处的太阳。

莫凡喜欢坐在高处看景色,因为好看。

每回都是吃着大桃子一直坐到夕阳西下他的父亲和大家伙儿一起回来的时候。整个小山沟一片红色,忙碌了一整天的人们回家了。

为了不让父亲发现自己爬过树,莫凡和周泽楷把自己吃完了的桃核扔得老远。

周泽楷很是喜欢跟着莫凡东跑跑西溜溜。

其实周泽楷是个抓鱼的好手。

裤腿儿微微卷起来,袖子往上撸了撸,脱掉鞋子便往小溪里走去,站在一个水口处,只需要等着小鱼儿。

莫凡就去找木材了,等到回来的时候,鱼也逮好了,两人就迅速的把火生起来,周泽楷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盐巴,细细的撒在鱼身上。莫凡觉得捉鱼时候的周泽楷特别专注,特别帅气。

“喏,好了。”莫凡接过周泽楷递过来的棍子,也没多说什么,吹了吹就开动了。

周泽楷坐在一旁,手里也拿着个棍儿。他没吃,默默地看着莫凡吃掉第一口时眼睛里闪着光。

他眯着眼笑问莫凡这鱼怎么样。

莫凡点点头。他嘴巴上还有一点渣,周泽楷轻轻用手抚去后满意地看着莫凡红透了脸。

腼腆话少的周泽楷想大笑。

长大后,周泽楷离开了小山沟,他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而莫凡依旧留在了那里,自由自在。

每天都被事业所填满,非常的充实。充实到都让他忘记了那个山沟子。

或许是公司决定出去旅游,凑巧旅游地点就是这个小山沟。

周泽楷想起来了,十年前他就住在这里和一个小男孩一起玩。他好像有点喜欢那个男孩,叫什么来着。嗯,好像是莫……凡?

院子没有以前那么热闹和坚固。墙壁都有了破损,周泽楷非常心急,他想要见到那个大桃树,以及那个给他桃子吃的人。

他没跟着公司的人,自己跑了进去。

一直在寻找着记忆中的大树,好像特别高。每年春天都会开满粉色的花,柔软,到处都会弥漫着随风飘荡的香味儿。

他怕这一切会消失,他怕这一切从未存在过,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验证。

院子还真不是一般大,周泽楷一路小跑到最深处。

阳光穿过树交叉的树枝打在地上,露出斑驳的树影,他暗自松了口气。

还好。

花朵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树的桃子。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

他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焦急,一个人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后。

周泽楷没注意到,慢慢地抚摸着树干。

“你……要吃吗?”周泽楷被吓到了,猛一回头,熟悉的青年映入眼帘。

“莫…凡?”周泽楷连忙问道,脸上流露出不确定和一丝不让人发现的喜悦。

多年不见,个子是长高了但也不是很高,头发也不修剪,松松软软地搭在肩上。

或许是没在意周泽楷打量的目光,莫凡径直爬上了桃树,依旧迅速。

不一会儿一个桃子被扔了下来,青年还是坐在树上,目光看着远方。

END

[周莫]咖啡厅系列

别问我。

我写的是啥我自己都不知道。

ooc。

又乱又烂轻喷。

周泽楷在s市开了一家咖啡屋,坐落在城市里比较偏僻的地方。明明在热闹的地方收益更多不是吗?他说喜欢安静。

咖啡屋的名字倒有点像游戏厅的名字——轮回世界。这是莫凡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感觉。推开门走进去,看到一位帅气男孩子正在看着自己的身后,眼神空洞显然是在发呆。轻微的关门声把人从想象中拉了回来。

"抱歉……"带着歉意的语气回答,尴尬地笑了笑。

莫凡摇摇头没在说话,只是四周打量着这里,整个房屋以褐色为主。红褐色的墙壁,灰色的落地窗拉地很紧,没有阳光地照进,怪不得进屋时莫凡打了个冷颤。

莫凡个子不高,头发也在前几天剪短了许多,露出了白皙的脖颈和小巧的耳朵,薄唇。一副清秀的模样引起了周泽楷的注意。周泽楷和莫凡不是一个类型的,他给人一种阳光的邻家大男孩形象。

"那个,请问…需要什么?"周泽楷觉得再这么沉默下去,他就崩溃了。

"拿铁,加糖。"莫凡一边扫视着周泽楷背后的餐饮单一边回答着,自己找了个靠近窗口的位置坐下了。

拿铁?周泽楷认为拿铁的牛奶味儿较重比较适合女孩子喝,他没想到一个看起来不到20岁的男生会喝。

莫凡坐在位置上边看书边等着咖啡。或许是光线有些暗,慢慢起身把窗帘拉开,扭头问着周泽楷这样没问题吧,周泽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介意。

莫凡又坐了回去了,阳光打在略显苍白脸上,弯弯的睫毛随着书页的翻动眨着。

"您好,您的拿铁。"周泽楷穿着白衬衫围着一个黑围裙端着拿铁来到了莫凡的面前。

听到那人说话,抬头道声谢便继续看起书来。喝着拿铁,没注意到周泽楷还在看着自己。

或许是迫于一个人的无聊,周泽楷索性也坐了下来。"坐这儿…不介意?"莫凡看了他一眼,摇摇头。

气氛很微妙,一个人看着窗户外面的景色,一个人看书看得专注。室内还放着西方歌谣,男低音深沉沙哑,旋律悠扬。导致进来的客人感觉是不是打扰了他们。

工作日人不算多,但莫凡几乎是每天都来,会拿一本书来看。一杯拿铁加糖,从不喝别的,柜台上那些看上去非常精致的糕点他也不吃包括周泽楷研制出的新品也一样。

就算两人毫无交流也不觉得尴尬。偶尔在莫凡看书的时候,周泽楷会和他讲一些今天的趣事,或者是莫凡向他推荐一些本书,而后周泽楷也会找来看看,在一起讨论剧情。

有过一段时间,莫凡没有再来。周泽楷每天都会顺着门向外看去,期待着出现那个人模样,可惜并不如他所愿。周泽楷感觉内心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抽空自己,他想见到莫凡,他想为他准备那杯拿铁,他想陪着他一起在窗边看书……他似乎明白了,自己喜欢上了莫凡。

几天不见莫凡,周泽楷越来越心慌,不断地猜测着莫凡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却又不断地在安慰自己,他或许只是这几天很忙而已。

和往常一样,周泽楷依旧在等着莫凡。诶?那好像是莫凡啊!周泽楷感觉很兴奋,扑过去就把人给搂住了。

"你,干嘛?"莫凡试图推开这个比他高的人。比我高了不起啊了不起啊了不起啊!嗯,了不起。

"喜欢你……在一起。"

"嗯。"

得到答案的大袋鼠啊呸周泽楷笑得异常欢快,差点就抱着莫凡甩起来。

_END_

[叶莫]情人节贺文。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

ooc。

黑化?或许吧。

"老叶,明儿情人节有啥打算没?"魏琛叼着烟坐叶修旁问着。

"哟,你也这么八卦?我才不告诉你。"叶修瞥了眼魏琛呵呵一笑。

"嘿嘿,不告诉我是吧?那老夫可猜了,你是不是准备把莫凡那小子弄床上然后,嘿嘿嘿……啧啧啧。心真脏。"魏琛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角落的位置挤眼,弄得陈果都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拍下去,惹得魏琛一阵唉哟。

"那只是你的yy好吗?我哪有那么丧病。情人节还能怎么过?照常训练别总想有的没的。"叶修吐着烟圈,老板娘那一巴掌正对他胃口。

莫凡听闻声音朝着这边看了一眼,叶修摇摇手表示没事,莫凡又继续他的拾荒事业。

虽然嘴巴上这么说着,但他比任何人都更想知道明天会怎么过。他似乎有些期待明天那人会怎么做。

翌日,推开训练室的门,首先感到的是震惊,挂着彩旗还有气球什么的。"老板娘,你这是要干什么?"安文逸虽然也被吓着了,但还是保持着冷静。

"今儿情人节啊,咱庆祝庆祝。白天照常训练,晚上……该干嘛干嘛。"陈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还愣着干嘛,快去训练!"大家显然还没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晚上该干嘛干嘛……能干嘛?

"老大,晚上我们去哪玩?"包子可兴奋了,蹦哒着过来,就差扑上去了。

"晚上再说吧,先去训练。"叶修拍了拍包子的肩膀。

"是!老大!晚上老大去哪我就去哪。"那可不行啊包子同学。叶修无奈了。转身就看见莫凡站在自己后面盯着自己看,"哟,这不是莫凡同志吗?看我干嘛,是不是哥长太帅了,哥知道自己魅力大,但也不能这么露骨,你说是吧?"边说着边留意着莫凡脸上的表情变化,不出所料地被白了一眼,但看到后者红了的耳尖却觉得极为自豪。

"晚上来我房间。"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传进了叶修的耳朵,忍住了想接着调戏人的心情,万一没住嘴晚上可就没戏了,笑了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刚回到自己位置的叶修就被魏琛喷了"啧啧啧,叶不羞,你咋了笑得这么荡漾,你的第二春又来了?"一脸嘿嘿嘿地求八卦气息。

"魏琛,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那么多话。"陈果最近老是跟魏琛过不去一样。

"诶我的错我的错,好了不闹了。"说的跟真的一样,没错就是真的。他还真不闹了。

情人节一天也没啥好玩的,几个姑娘约着出去逛,回来纷纷表示烧死秀恩爱狗。

到了晚上,叶修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小心脏来到了莫凡的房间门口。

敲敲门表示自己进来了。

屋里很黑,叶修只好把灯给开开,一瞬间视线被光充满有些不适应,揉揉眼。

莫凡进入到他的视线里,一反常态地抱住叶修。

叶修很开心,这是莫凡第一次主动。他搂住莫凡凑到人耳朵旁说道"今天怎么了啊,这么活泼。"湿热的气息扑向脖颈,莫凡红着脸推开他。

莫凡还穿着睡衣,宽大的衣领没能遮住锁骨,两块凸起极其明显。

叶修呵呵一笑啃上锁骨,不带一点温柔,莫凡疼得哼了一声。

天蝎座都是记仇的这句话一点也没错。莫凡反咬上叶修的颈部,感觉到刺痛叶修倒吸一口冷气,不再咬莫凡,就那样抚摸着人背部。

Are

you

ready?

叶修一直觉得今天的莫凡不正常,今天早上的时候虽然看到莫凡红着耳尖,但平静的眼神出卖了他。

莫凡就这样咬着,突然就像变了个人似得,使劲一咬露出了腥红的血液,莫凡一点一点舔舐着。叶修感觉身体里好像有什么在流逝。

"你到底怎么了?"叶修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莫凡抬头看着他,嘴角还带着血,眼睛里充满笑意。叶修的脸色有些苍白。

莫凡很满意他的这种表现,继续啃食着,从脖子到锁骨再到胸膛。

"啊!"手贯穿了胸膛,慢慢地绞着,在叶修失焦的瞳孔中,取出了一颗还在跳动着的心脏,慷锵有力。血液顺着胸腔飚了出来,洒向莫凡白色的的睡衣,像是在白雪中开出了一朵血莲一般,清秀的脸庞上也沾着血,冰冷的目光直令人打颤。

莫凡在那血腥味浓重中几口吃下。不能浪费任何东西,本着这样心态的莫凡带着叶修不见了。

"莫凡,莫凡你在吗,开始训练了。"陈果敲着门催促着。

"老板娘,发生什么事了?"赶过来的魏琛抽着烟问着。

"叶修跟莫凡没去训练室,这都好长时间了还没动静。"一边说着,一边掏着钥匙"你看我这记性,还有备用钥匙不是吗?"

打开门的陈果大声尖叫着,一手捂着嘴一手捂着肚子退出房门在一旁干呕着。魏琛见不对劲,随即闻到一股血腥子味儿,进屋第一眼只看到满地的血,不过已经干涸了。房屋里没有一人。

今天情人节呢,各位快乐。

_END_

[叶莫]1

文接力。

叶莫。

ooc。

"爷爷爷爷,放假了跟我们一起出去玩吧,好不好?"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不停地晃着轮椅上老人的胳膊,带着近似央求意味的语气问着。

轮椅上的老人,垂着眼,好似睡着般,花白头发贴着额。听了话后,抬眼望着自己的乖孙女,无奈之下只好点头答应着跟他们出去。

步入暮年的莫凡带着他的子孙们又来到了H市,这个曾经让他疯狂过的地方。

莫凡先是跟他们一起住进了酒店,陪他们到处看风景,到处吃喝。谁知道这些景色在他年轻时都已经见过呢。

这天,他们都已经玩累了准备回程时,莫凡却准备再留几时。怕老人家行动不方便,他们只能跟着莫凡到处转悠。

他们问老人要去哪里,莫凡也只是摇摇头不说话。

他们很快地来到了一条街上,繁华昌盛。这里就是以前兴欣网吧所在的那条街,尽管过去了很久,但莫凡还是很想念这里。

不出所料,网吧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酒吧。

就是在这里,莫凡第一次遇见了叶修,那个在网游世界里追杀他的人,把他逼来这里。开始的时候莫凡很讨厌他,甚至觉得他很臭屁,后来呢这种感觉就淡化了。

莫凡自己转动轮椅,缓缓地朝着酒吧驶去,就那样停在门前静静地看着,似乎在想着什么。

"爸,您怎么了?"中年男子有些不理解莫凡的行为。莫凡没回答他,就那样看着。直到人家酒吧保安出来,莫凡才回过神来。

没理自家人,继续向前驶着。

_TBC_

[周莫]无名

无名
周泽楷x莫凡
老年慎

       燥热的夏天,周六下午的街道,知了毫无疲倦地叫着。双休嘛,街道上的人也多了许多,只不过不像平常那样的急,多了几分慵懒和悠闲。

       因为有急事要办所以不得不加快了脚步,自家老板真是不近人情。

       虚眯着眼看见缓慢走在前方那个熟悉的身影,脚步加快,大致快赶上的时候认出了这个熟人“嗨,周大爷。”他也是很习惯性地冲我微笑点头。

       他啊,是我熟人册里最为神秘的一个。因为平常工作原因经常在这条街上碰见他,久而久之也就熟悉了。每当不急的时候,我就陪着他慢慢地走着。

       这位老人叫做周泽楷,是位退伍军人,在三十七年前的那场战役结束后就退伍的军人,也是幸存者。

       老人退伍后就住在一所老院里,从未搬离过,这些是我从别人那里知道的。我也曾去那里看望过他,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屋子,又淳朴又破旧。不过老人毫不介意一样,而且还很心安的住在那里。

       他总会拿着一包瓜子袋儿,走个一两步就撒上那么一颗。据说是奶香味。当然对于他这种乱丢垃圾的行为也是会有人来提醒的。但他却很固执一样,该怎么做还就怎么做一点都不含糊,别看他话少。

       其实对于此我也挺好奇的,只不过要本着一位后辈的礼貌和对人家个人隐私不容冒犯的基本准则我从未问过。但也像一位知情者一样。

       据知情人士说。“那包瓜子啊,是为了纪念他已故的恋人。”在我看来,周泽楷是一直单着并没有娶妻啊。

       但年轻时长着一副美人胚子 追求的人肯定不会少吧。
       我疑惑了“恋人……?”
      “对啊,叫莫凡来着,名字挺好听的吧。”我点点头。

       这位老人叫做江波涛,也是那场战役中的幸存者,和周泽楷出自同一军营,之后随着总军冲往前线。那时候他和周泽楷以及莫凡关系是很好的。周泽楷和江波涛从小一起长大,来到军营也是一起的。而莫凡呢,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成功吸引到周泽楷的关注,后来关注多了就也熟悉了,三个人在条件不怎么好的军营里情同手足。周泽楷也越来越清楚自己的心意,就在江波涛的助攻下向莫凡告了白。两人愉悦地在一起了。

       上了前线,周泽楷更是不遗余力地保护着莫凡,莫凡身手又不差,也是打得很轻松。可是在周泽楷后方出现敌人的战机,敌人的枪口瞄准了周泽楷,他没发现。而莫凡不一样,他发现了,本想提醒周泽楷的,奈何距离太远又加上莫凡长久话少所以铸成了音量小的缺点。

       莫凡想都没想冲上去为周泽楷挡下了数枚子弹,虽不是要害,但流血过多。

       周泽楷愣了,但很快地反应过来。他发了疯般得向周围狙击。

       他们三人原本约定好要一起活着从战争中出来的,然后退伍了去找一个好地方安生。结果事与愿违,老天跟他们开了个很大的玩笑。

       结束后,周泽楷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几天硬是不出来,江波涛也劝过,没成功。

       毕竟对于他自己来说,莫凡也是很重要的存在,之所以重要,所以他明白周泽楷的心情。他劝了没多久就自己放弃了,他也不好受。

       再后来,他们搬进了老院,江波涛和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过得幸福。

       周泽楷呢,老大不小了,但始终放不下莫凡就一直未娶。江波涛对此证明说自己绝对有劝过他,但周泽楷倔啊,怎么都不肯。就比如,有一个姑娘特奔放特热情,也长得好,哪哪儿都配得上周泽楷,江波涛本着要帮小姑娘完成心愿和让自己兄弟释怀等种种原因,答应帮忙牵线。

       周泽楷对于这个小姑娘好感说不上多,但至少没有烦她。但人小姑娘可不答应了,她励志是要成为周泽楷的女人,于是她奔放了,她跑上去揽着周泽楷的胳膊。才开始周泽楷并不是很在意,后来小姑娘过分了,周泽楷可不能忍, 于是走一步甩一步,愣是没甩掉啊,周泽楷急。就气了,周泽楷气了, 对着人小姑娘一声“滚。”就自顾自地走了。小姑娘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后,周泽楷已经走远了。小姑娘哭着跑了,然后江波涛就表示再也没见过她了。

       说到这老人笑了笑,一点回忆的悲伤也没有,反而像是在说一个并不存在的故事。

       那件事之后周泽楷就一直没给过江波涛好脸色看。江波涛很心塞,哥们儿我这是帮你呢,你不能这样。当然没过几天俩人关系也就好了。后来江波涛就再也没敢擅自给周泽楷牵线。

       江边的温度有些低虽然已是盛夏,风吹过,刮起老人已经有了白丝的头发,虽已是老年,岁月在他脸上也刻下了疤痕,但仍能看出他年轻时肯定风靡过一时。

       “你后悔吗?”后悔直到现在还没安家,没放下莫凡。他愣了,眼神中划过诧异,他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也不知道要后悔的是什么。他停下了脚步,并未想太久,摇摇头“从未。”或许他不知道我在问些什么问题,但他对于后悔与否从来都是不后悔的。

      “为什么要扔瓜子呢?”我也大着胆子问出了这个问题。他望向江面 阳光照得江水闪闪地。“他爱吃…”我知道这个他是莫凡。他接着又说道,眼神变得宠溺又坚定。

      “我…怕他,迷路”

      “回家…的路。”

_END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