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鸠

【农鬼】never ever

大学生wlk x 高中生cln

🔺Warning

🔸伪兄弟

🔸流水账

00.

小孩子的开心大概是你给他一颗糖,他就能维持这种情绪很久很久。

所以当王琳凯被摁在床上狠狠亲吻时,他才开始后悔自己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弟弟,不要也罢。

01.

陈立农对着紧闭的房门低叹口气。

“王琳凯, 我真的喜欢你。”没有往日的敬词前缀,直白的称呼倒有些执著的认真。

声音刻意压得很低,像是说给自己一般,却回荡在不透光的走廊里,无法传递也得不到回应。

他有点儿难过了,他觉得。不对,可以说是很难过了。

02.

王琳凯仅仅是在听到弟弟表白的瞬间,他的下意识动作就是甩上房门。他并没有意识到他的举动给弟弟带来了什么样的伤害,直到关门声过大把自己吓了一跳,才恍然大悟恨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脑海中闪过的一丝雀跃被惊讶压得死死的,以至于现在他整个人都出在当机阶段。

清醒点儿酷盖王琳凯。

说到底,弟弟也只是名义上的。是继父带来孩子,并没有血缘关系。

没有血缘关系。想到这儿他拱了拱鼻子,这小孩儿不就是用的这句话表白的吗?不过小时候的陈立农软软的可真好玩儿,不知不觉都这么大了,比自己还要高了都。

想着想着陈立农紧张又格外深情的样子此刻却清晰无比的在脑海里放映。

“我好像喜欢上了哥哥诶。”

“是情人间的喜欢啊。”

03.

王琳凯愤愤地仰躺在床上,圆圆的眼睛不带神采,直愣愣地放着空。他想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导致弟弟对他怀有这样的感情。

后来几天,这俩人一出现在一起时,气氛一度陷入冰点。陈父王母平日也忙,完全没来得及照顾俩大小伙子心情,故而时常出现大人问一句半晌才会回一句的场面。

王琳凯很无奈,他觉得自己有点儿委屈。那天过后,主动不理对方的不是他,是陈立农。两人卧室好死不死是门对门的,早起吃饭总不能避免开门相照,王琳凯还站在门口假装懵着等陈立农有什么反应,结果小孩儿理都不理掉头就进了卫生间里洗漱,面上也是毫无表情,往日带着笑意的眼睛也耷拉下去,要多冷酷有多冷酷。

嘻哈小王去酒吧饶舌的时候脑子里还在回播着小孩儿那天失落的表情,跟别人battle都心不在焉措辞都带着一股憋屈。

04.

王琳凯有些心累,死小孩儿。

还有近十天王琳凯就要收拾东西去迎接大二的生活了,这一走大概又是小半年才能回家一趟。

王琳凯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躺在床上啥也不干,光空想叹气去了。从窗户透进微弱的亮光,他静默地注视着,听着外面的蝉声,心下越发烦躁起来。

陈立农秋后开学就直升高三了,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不作为会不会带来什么后果。总之这几天餐桌上还是能感受到弟弟时不时投过来的炽热目光,想要抬头捕捉,只得到仓皇的躲闪。

他开始动摇,他想试着挽回一下什么。

05.

他心软了,那是他从小宠到大的弟弟。他不可能坐视不理 ,于自己于陈立农都太残忍。而且,思来想去这么多年过下来,他自己当真没有一丝好感吗。

并不是说他现在立马就会和陈立农在一起,至少要先打破这尬人的冷战。于是就有了最开始的一出戏。

他确认过弟弟的作息时间,趁着家里没人,而两个主要角色都在的时候他出动了。他去敲了臭小孩儿的房门,敲得时候还在想理由,可谓这个行动无组织无纪律无规则。

“吱呀。”

十七八岁的孩子还不能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陈立农脸上的惊喜一瞬而过,王琳凯打定主意要说明白和好,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干嘛。”语气压抑着内心的雀跃,他眼神低垂暴露了不少不安。

“你鬼哥想跟你谈一谈。”到后来想半天理由就这么憋出来个屁话,失败啊。

06.

陈立农侧身给他让了道,表现得波澜不惊的弄得他鬼哥连带着紧张起来。

说啥啊,有啥说的。吃得好吗睡得咋样,还是婉转点切入主题?学校里倒是冷酷学弟,现在竟然有点畏缩,想要逃离。

“那个,你喜欢我啥啊。”刚一出口王琳凯就恨不得打自己一下,这叫啥话啊不是说婉转点儿吗。

“诶不是,就是我有点儿好奇。”王琳凯面露纠结之色,陈立农的凝视让他很不自在。

“你说说看,咱俩从小就认识,虽说没穿过一条裤子,但是你咋就冷不丁地那啥我呢。”这话说得毫无逻辑,陈立农倒是笑得欢了。

“是吼,那哥哥有没有很反感。”手指紧攥着柔软的毯子内心的煎熬宛如被判刑。他还记得才来那天这位哥哥刮着他鼻子告诉他以后他罩着他 这一罩就是近十年,他就跟小太阳一样带着他看遍新奇。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他。

“诶这也不是个事儿,其实我不知道咋说。你跟我告白那天我其实……我其实有些开心的。”王琳凯心一狠最终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说了出来。

07.

小孩儿不敢置信地盯了他半响,湿漉漉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心里放起了烟火一般。

“哥哥,你是喜欢我的对吧。”弯成月牙儿一样的眼睛含着笑意。

“是不是啦,哥哥快说快说。”一步步靠近地逼问让王琳凯无路可退,抬眼望了望已经比自己高出很多的小孩儿只得举手投降。

“是是是,我很喜欢陈立农。”

“超敷衍诶。”王琳凯刚想反驳几句就感觉天花板在转,随后他的背部接触到柔软的床垫,嘴唇也贴上一暖软的物什。他瞪着眼睛呆呆地看着面前放大的面庞,我靠,我被亲了。

-END-

[周莫]你吃桃子吗

周泽楷x莫凡

吃桃子啦啦啦

写作文突然想到的梗,结尾有点仓促

这是一个类似于小山沟的地方,有树有田有人家。

小时候莫凡和周泽楷就住在这里,和他们的父母一起。

他们是表亲关系,住在一个大大的院子里,院子人也很多,都有明确的分工整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挺快活的,就有点像一些隐居避世的古人。渴了有水井有小溪小河什么的,饿了就吃自己种的粮食或者跑到小树林儿里摘点儿果子打点儿猎,去水里捕鱼儿吃。

大院儿里的阿姨们每次见到周泽楷就会调侃几句夸几句。

“小周啊,小时候就长得这么俊俏,长大指不定得有多少女孩追。”

“哈哈哈就是就是。”

这种时候周泽楷总是脸微红,很腼腆地走开了。

莫凡和他很像但差别又很大。虽然两人都属于话少类型,但是周泽楷可以用自己的表情去表达传递自己的想法,而莫凡……抱歉此用户并未开启这项技能。

周泽楷比莫凡要大上个一两岁,莫凡应该喊他哥哥,可是他是拒绝的。

唔,想想莫凡喊周泽楷哥哥的场面都让人欲罢无能。

院子最里面有一棵大桃树,印象中是非常的高,每当到了一定的时候,树上总会结着又大又红的桃子,可好吃了。

院子里的人不让小孩爬树玩,但莫凡可是个坐不住的主儿,每当桃子结满的时候,他就跟周泽楷一起。莫凡负责爬,周泽楷负责在底下看。

小小的莫凡顺着树干踩着树枝蹭地就上去了,爬在树枝上摘着离自己比较近的桃子,然后扔下去一个给周泽楷吃,他自己坐在树枝上看着远处的太阳。

莫凡喜欢坐在高处看景色,因为好看。

每回都是吃着大桃子一直坐到夕阳西下他的父亲和大家伙儿一起回来的时候。整个小山沟一片红色,忙碌了一整天的人们回家了。

为了不让父亲发现自己爬过树,莫凡和周泽楷把自己吃完了的桃核扔得老远。

周泽楷很是喜欢跟着莫凡东跑跑西溜溜。

其实周泽楷是个抓鱼的好手。

裤腿儿微微卷起来,袖子往上撸了撸,脱掉鞋子便往小溪里走去,站在一个水口处,只需要等着小鱼儿。

莫凡就去找木材了,等到回来的时候,鱼也逮好了,两人就迅速的把火生起来,周泽楷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盐巴,细细的撒在鱼身上。莫凡觉得捉鱼时候的周泽楷特别专注,特别帅气。

“喏,好了。”莫凡接过周泽楷递过来的棍子,也没多说什么,吹了吹就开动了。

周泽楷坐在一旁,手里也拿着个棍儿。他没吃,默默地看着莫凡吃掉第一口时眼睛里闪着光。

他眯着眼笑问莫凡这鱼怎么样。

莫凡点点头。他嘴巴上还有一点渣,周泽楷轻轻用手抚去后满意地看着莫凡红透了脸。

腼腆话少的周泽楷想大笑。

长大后,周泽楷离开了小山沟,他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而莫凡依旧留在了那里,自由自在。

每天都被事业所填满,非常的充实。充实到都让他忘记了那个山沟子。

或许是公司决定出去旅游,凑巧旅游地点就是这个小山沟。

周泽楷想起来了,十年前他就住在这里和一个小男孩一起玩。他好像有点喜欢那个男孩,叫什么来着。嗯,好像是莫……凡?

院子没有以前那么热闹和坚固。墙壁都有了破损,周泽楷非常心急,他想要见到那个大桃树,以及那个给他桃子吃的人。

他没跟着公司的人,自己跑了进去。

一直在寻找着记忆中的大树,好像特别高。每年春天都会开满粉色的花,柔软,到处都会弥漫着随风飘荡的香味儿。

他怕这一切会消失,他怕这一切从未存在过,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验证。

院子还真不是一般大,周泽楷一路小跑到最深处。

阳光穿过树交叉的树枝打在地上,露出斑驳的树影,他暗自松了口气。

还好。

花朵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树的桃子。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

他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焦急,一个人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后。

周泽楷没注意到,慢慢地抚摸着树干。

“你……要吃吗?”周泽楷被吓到了,猛一回头,熟悉的青年映入眼帘。

“莫…凡?”周泽楷连忙问道,脸上流露出不确定和一丝不让人发现的喜悦。

多年不见,个子是长高了但也不是很高,头发也不修剪,松松软软地搭在肩上。

或许是没在意周泽楷打量的目光,莫凡径直爬上了桃树,依旧迅速。

不一会儿一个桃子被扔了下来,青年还是坐在树上,目光看着远方。

END

[周莫]无名

无名
周泽楷x莫凡
老年慎

       燥热的夏天,周六下午的街道,知了毫无疲倦地叫着。双休嘛,街道上的人也多了许多,只不过不像平常那样的急,多了几分慵懒和悠闲。

       因为有急事要办所以不得不加快了脚步,自家老板真是不近人情。

       虚眯着眼看见缓慢走在前方那个熟悉的身影,脚步加快,大致快赶上的时候认出了这个熟人“嗨,周大爷。”他也是很习惯性地冲我微笑点头。

       他啊,是我熟人册里最为神秘的一个。因为平常工作原因经常在这条街上碰见他,久而久之也就熟悉了。每当不急的时候,我就陪着他慢慢地走着。

       这位老人叫做周泽楷,是位退伍军人,在三十七年前的那场战役结束后就退伍的军人,也是幸存者。

       老人退伍后就住在一所老院里,从未搬离过,这些是我从别人那里知道的。我也曾去那里看望过他,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屋子,又淳朴又破旧。不过老人毫不介意一样,而且还很心安的住在那里。

       他总会拿着一包瓜子袋儿,走个一两步就撒上那么一颗。据说是奶香味。当然对于他这种乱丢垃圾的行为也是会有人来提醒的。但他却很固执一样,该怎么做还就怎么做一点都不含糊,别看他话少。

       其实对于此我也挺好奇的,只不过要本着一位后辈的礼貌和对人家个人隐私不容冒犯的基本准则我从未问过。但也像一位知情者一样。

       据知情人士说。“那包瓜子啊,是为了纪念他已故的恋人。”在我看来,周泽楷是一直单着并没有娶妻啊。

       但年轻时长着一副美人胚子 追求的人肯定不会少吧。
       我疑惑了“恋人……?”
      “对啊,叫莫凡来着,名字挺好听的吧。”我点点头。

       这位老人叫做江波涛,也是那场战役中的幸存者,和周泽楷出自同一军营,之后随着总军冲往前线。那时候他和周泽楷以及莫凡关系是很好的。周泽楷和江波涛从小一起长大,来到军营也是一起的。而莫凡呢,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成功吸引到周泽楷的关注,后来关注多了就也熟悉了,三个人在条件不怎么好的军营里情同手足。周泽楷也越来越清楚自己的心意,就在江波涛的助攻下向莫凡告了白。两人愉悦地在一起了。

       上了前线,周泽楷更是不遗余力地保护着莫凡,莫凡身手又不差,也是打得很轻松。可是在周泽楷后方出现敌人的战机,敌人的枪口瞄准了周泽楷,他没发现。而莫凡不一样,他发现了,本想提醒周泽楷的,奈何距离太远又加上莫凡长久话少所以铸成了音量小的缺点。

       莫凡想都没想冲上去为周泽楷挡下了数枚子弹,虽不是要害,但流血过多。

       周泽楷愣了,但很快地反应过来。他发了疯般得向周围狙击。

       他们三人原本约定好要一起活着从战争中出来的,然后退伍了去找一个好地方安生。结果事与愿违,老天跟他们开了个很大的玩笑。

       结束后,周泽楷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几天硬是不出来,江波涛也劝过,没成功。

       毕竟对于他自己来说,莫凡也是很重要的存在,之所以重要,所以他明白周泽楷的心情。他劝了没多久就自己放弃了,他也不好受。

       再后来,他们搬进了老院,江波涛和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过得幸福。

       周泽楷呢,老大不小了,但始终放不下莫凡就一直未娶。江波涛对此证明说自己绝对有劝过他,但周泽楷倔啊,怎么都不肯。就比如,有一个姑娘特奔放特热情,也长得好,哪哪儿都配得上周泽楷,江波涛本着要帮小姑娘完成心愿和让自己兄弟释怀等种种原因,答应帮忙牵线。

       周泽楷对于这个小姑娘好感说不上多,但至少没有烦她。但人小姑娘可不答应了,她励志是要成为周泽楷的女人,于是她奔放了,她跑上去揽着周泽楷的胳膊。才开始周泽楷并不是很在意,后来小姑娘过分了,周泽楷可不能忍, 于是走一步甩一步,愣是没甩掉啊,周泽楷急。就气了,周泽楷气了, 对着人小姑娘一声“滚。”就自顾自地走了。小姑娘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后,周泽楷已经走远了。小姑娘哭着跑了,然后江波涛就表示再也没见过她了。

       说到这老人笑了笑,一点回忆的悲伤也没有,反而像是在说一个并不存在的故事。

       那件事之后周泽楷就一直没给过江波涛好脸色看。江波涛很心塞,哥们儿我这是帮你呢,你不能这样。当然没过几天俩人关系也就好了。后来江波涛就再也没敢擅自给周泽楷牵线。

       江边的温度有些低虽然已是盛夏,风吹过,刮起老人已经有了白丝的头发,虽已是老年,岁月在他脸上也刻下了疤痕,但仍能看出他年轻时肯定风靡过一时。

       “你后悔吗?”后悔直到现在还没安家,没放下莫凡。他愣了,眼神中划过诧异,他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也不知道要后悔的是什么。他停下了脚步,并未想太久,摇摇头“从未。”或许他不知道我在问些什么问题,但他对于后悔与否从来都是不后悔的。

      “为什么要扔瓜子呢?”我也大着胆子问出了这个问题。他望向江面 阳光照得江水闪闪地。“他爱吃…”我知道这个他是莫凡。他接着又说道,眼神变得宠溺又坚定。

      “我…怕他,迷路”

      “回家…的路。”

_END_